登录名 密码 注册  
   
  首页 主要栏目 资讯 报道 评论 人物 访谈 独家 产经视点 文化学院 关于我们 悦读.鉴赏 联系我们
悦读 
·优秀的人都是相似的——评《人性
·产业转移的落地性读本 ——评《
·踩着脚本走向百岁人生
·平凡世界里的路遥
·越忙碌,越需要“暂停”
·与时间统计法无关
人物 
·挺起民族的精神脊梁——访山东禹
·让爱心载着梦想起航——记全国劳
·用技艺谱写辉煌——记全国劳模郑
·为民族传承 为生活创新——记劳
·丝绸之路上的通讯使者——记劳动
·刘廷潮的艺术人生
观察思考 
·领导干部要“定好人生的格”
·影响党建责任制效果的因素
·“五化”服务激发企业党建新活力
·国企工会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路径
·围绕“四个全面” 推进国企精
·用创新思维打造工会新品牌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 正文
     
 

让马云永不言弃的“合伙人制度”

 
  更新时间: 2016-7-28 点击数: 714  
 

让马云永不言弃的“合伙人制度”

文/冯大辉

阿里缘何提出“合伙人制”

    阿里提出“合伙人”这个概念最早是在2009年的阿里巴巴十周年庆典晚会上,马云宣布公司18位创始人集体“辞任”,阿里巴巴由创始人时代进入合伙人时代。说实话,当时我看到一些创始人的公开信之后觉得莫名其妙,因为辞职信写的是“辞去创始人身份”,创始人本身并不是一个职务,更多是一个人在公司的身份,一个荣誉,一个符号,一个标签,这些是能“辞去”的吗?再看创始人辞任之后的几年,18位创始人仍在公司任职的实际权力反而更大了,绝大多数成了实权人物,倒是真的成了“合伙人”。

    阿里在招股东书中解释说,之所以坚持合伙人制度,是因为“保持合伙人精神,将确保公司使命、远景和价值观的可持续性。”阿里巴巴在2014年6月16日公布了最新财务数据,同时公布了该集团27名合伙人名单。马云、蔡崇信、陆兆禧、彭蕾等27人组成了阿里巴巴合伙人团队。名单显示,在阿里巴巴合伙人中,创始人和公司一同成长起来的管理人员(2004年前进入公司的非创始人管理层)以及从外部引进的专业管理人才大致保持了2∶4∶4的比例。值得强调的是,在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团队中,有将近1/5的合伙人系技术人员。27名合伙人中有9名女性,这个比例在中国大型企业中非常罕见。而上述27人名单中有21人都为70后。阿里巴巴合伙人是如何选出来的? 要成为阿里巴巴合伙人,必须满足几个硬条件,首先必须在阿里巴巴工作5年以上,具备优秀的领导能力,高度认同阿里巴巴的公司文化和价值观。当选后的阿里巴巴合伙人,并无任期的限制,直到该合伙人从阿里巴巴离职或退休。阿里巴巴合伙人既是公司的运营者、业务的建设者、文化的传承者,同时又是公司股东。

    当然,最初的“合伙人”的定义未必完全等同于现在“合伙人制度”中的“合伙人”,但至少在2009年,阿里已经在考虑如何通过“合伙人制度”来加强对公司的控制。

    接下来的2010年发生了另外一件大事,卫哲离职。

    长久以来,卫哲的“引咎离职”一直让人觉得费解。阿里对外宣称:为维护公司客户第一的价值观及诚信原则,2010年阿里巴巴B2B公司清理了约0.8%逾千名涉嫌欺诈的中国供应商客户,公司CEO卫哲、COO李旭晖因此引咎辞职。在外人看来,对卫哲的处理难免有些量刑过重,一时间引发各种解读和猜测。

    如果联想到一年后的支付宝股权之争,倒是有另外一种解读:为了避免马云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必须消除掉所有隐患,而卫哲就是最大的隐患。为什么这么说?因从2010年10月开始,雅虎的投票权增加至39%,成为阿里巴巴真正的第一大股东。雅虎在董事会的席位增至两位,即雅虎和阿里巴巴均可委任两位董事,软银一席。打破了原来的4个席位的均衡。而如果卫哲还在阿里巴巴的话,不排除进入董事会,那就会变成一个未知的变量,马云就有被罢免的可能,当然,没人知道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从另一层面看,卫哲也是当时阿里高管中除马云与蔡崇信之外唯一一个能跟国际资本对接的人。刚好供应商欺诈的事件引发了导火索,迫使卫哲离职。

卫哲不是创始人,卫哲也不是合伙人。

精神领袖只允许有一个

    阿里之所以不放弃“合伙人制度”,并且一再声称这是“制度上的创新”,说到底还是马云自己不想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为什么马云这么重视控制权?往下看。

马云1995年创建中国黄页,艰苦创业,刚打开局面没多久,竞争对手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尤其是杭州电信旗下的同类业务,而且,名字也叫“中国黄页”,杭州电信有钱有资源,做的又是同样的事情。熬不下去,马云最后决定同杭州电信合作,马云以及团队占股30%,杭州电信占股70%,但合作很快出现问题,结果马云离开中国黄页,把自己的股份也送给了一起创业的员工。

    1997年,外经贸部成立了一家公司——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由马云组建团队并且进行管理,马云占30%的股份,外经贸部占70%的股份。跟政府机构这样的合作无异于带着镣铐跳舞,当然这次创业也以失败而告终。然后才有马云带团队回杭州创建阿里巴巴的故事。

    如果说这两次失败有什么共同之处的话,那就是马云因为不是公司的最大股东而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精明如马云者,居然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离奇的是,有了前两次的教训似乎并不够,阿里巴巴数次融资之后,马云以及团队又成了小股东,占股不到10%。为什么会这样?不得而知,或许是出于形势的逼迫,也或许是马云内心强大到过于自信,马云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只有一股我也能影响公司”,这句话当然没错,但能影响公司不代表能永远控制公司。

    控制权的问题始终是阿里的隐忧,多年之后,前两次失败的一幕正要重演,但这应是马云最不想看到的。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也是马云担心失去控制权的真正的根源,但,远不止于此。

    控制权在当前为何如此重要?

    对任何一家公司的创始人说控制权不重要那都是扯淡,但是对于马云来说,似乎更加的重要,一派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态势。对比之下,跟阿里同样体量的腾讯,马化腾为什么不担心失去控制权?

    我的解释是,如果失去控制权,金融(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物流(菜鸟网络)与大淘宝之间的协同效应就会失去,尤其是阿里金融必将受到重创,依我个人来看,菜鸟网络在整个集团的地位或许没那么重要,做不起来也就算了,但是阿里金融,那可是马云未来的希望寄托,当然持有的股份更多。

    无论最终选定何地,阿里巴巴上市资产都不包括支付宝在内的阿里小微金融集团,按照阿里巴巴多位高管的说法,金融业务倾向于单独IPO。

    合伙人制度如果能被香港接受的话,将彻底解决控制权的隐忧。合伙人制度的提出也体现了马云的另一方面的自信,那就是在公司内部的绝对控制能力。阿里一直只需要一个精神领袖,不需要第二个,当然也不允许第二个有光环的人。因此,塑造了阿里文化的关明生要离开,首席运营官李琪要离开,淘宝网总裁孙彤宇要离开……这个名单或许可以列很长,离开的人有缺点或者犯过错误,但也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在阿里内部均有极高声望,受到员工爱戴,而这恰恰是马云忌讳的事情。

    可是,不断换帅的结果只有一个,时至今日,马云手中已无可用之人,翻来覆去的几张牌出尽,十八罗汉也所剩无几,集团高层几无新鲜血液,马车夫技术再好,驾驶火车也有难度,要打移动互联网这场硬仗,当然胜算全无。疯狂收购,也不过是打包上市的包裹里面加了一点东西而已。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中华全国总工会 |  中国工人出版社 |  新闻出版总署 |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  龙源期刊网 |  万方数据库 |  中国新闻出版网 |  中国企业形象建设年会 |  中工网 |  中工网-工会媒体协作网 |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期刊协会 |  中国企业形象建设年会 |  网站建设 | 
 
首页     资讯    报道     评论    访谈     独家     产经视点     文化学院